1. 从小暗恋的梦中情人


两年前我老公突然中风瘫痪,我趁机办了提早退休照顾他,没想到他熬不过半年就走了。两年前移民去了加拿大的儿子,怕我独自伤心难过硬拉我去住了几个月。那里的环境和空气虽然不错,但在这人生地不熟异国他乡,远不如在中国过得开心。儿子有自己的生活圈子,整天都不沾家也管不了,扔下我独自地守着个大花园大房子,我倒是沦落得像个园丁和保姆,所以我就坚持自己回到了广州。
其实老公的去世对我的情绪根本就并没什么影响。近年他的职位高了各种应酬很多,这个家对他而言好像是个宾馆,而我则只是像个宾馆的管理人。如今他走后,我才觉得自己真成了主人。我从没想过再找个人,从小生理和心理都有洁癖,本来是眼里容不得沙子的,可看身边的人和社会风气,我早已不再有任何幻想,若是从主人又回归仆人,那我才真有病了呢!
保姆辞退后也不想再找了,请了个钟点工帮忙做饭弄点家务就挺好的。独自生活无聊,我从小的好同学肖花在手机微信上建起了一个小学的同学群,我跟着玩也挺有意思的,后来在其他同学的鼓动下,我另建立了一个中学同学群。随着联系到的同学越来越多,群里逐渐热闹起来,这一年来经过我的苦心经营,已经找到了不少失散多年的同学,居然比小学群里的同学还多,大家经常在群里聊天开玩笑。我作为当年的班长和现在同学群的会长,有面子有尊严,我越玩越有兴致,这个同学群可以说是我的另一个儿子吧。最近辗转通过一个同学的母亲的朋友的儿子的朋友的母亲,好不容易才找到了失踪怕有三十年的陆肆。
陆肆本名叫陆志峰,读书时外号叫疯子,不仅是“峰”与“疯”同音,更因为他无论是读书做事捣蛋打架,都有一股像疯子般的狠劲,还有人把他叫做“无止疯”。不过,后来在同学群里都习惯叫他在群里的名字:“陆肆”,他的本名和外号倒没有人提起了。那天早上群里有三两个人聊天闲扯开玩笑,平常的这个时间,群里主要就这几个跟我一样不用上班的人。
陆肆是被一个同学拉进群里的,他一出现就开始热闹了:“各位老童学早上好!我是陆志峰,就是当年班里臭名昭著的疯子!记得我名字的请鼓掌送花,记得我外号的快扔砖头炸弹!女同学快来排队拥抱,男同学自觉爬远一点,别挡了前来排队拥抱的女同学……
当年的疯子突然出现,让大家喜出意外,他还挺搞笑的,一出场就疯话连篇,让人忍俊不禁。群里顿时热闹了起来,我和两个同学除了表示欢迎和意外之喜,还礼貌性地发了个鼓掌出去,欧剑豪先是扔了个炸弹,但接着又送了个鲜花的图案;而平日在群里很活跃,喜欢聊天唱歌的肖花,不但送了鲜花还发了一个拥抱的图案。
陆肆很快就回复:“看到大家如此零落的掌声,我却感到有如春雷般的震动!那给人带来惊喜的鲜花,使我的心好像是枯木逢春,犹如重返青春,沐浴在爱河里陶醉……啊?!怎么送花的是个男的?呸,快滚一边凉快去……”接着他又发了一句:“最让我激动万分的是,唯一前来拥抱的肖花,你可是当年最有名的校花啊,真让我兴奋得快要窒息了……可是,我的天啊,怎么我双手都抱不住你的水桶腰了啊……
他的调皮风趣,让我也不禁捧腹大笑。群里的人也都笑成一团,而被他拿来开刷的肖花却是气得连扔了一大排地雷,然后马上发出一张身材苗条动人的美女照以示抗议!
“肖花,你这照片可真让人意乱情迷,可若是把N年前的旧货来蒙人,可就太不厚道啦!”陆肆似乎特喜欢损人,继续拿肖花来开刷。
“什么!这是我上个月照的!!!”肖花发出了强烈抗议,我估计肖花可能是被气得脸都绿了,只见她一连发出了一大串杂乱无章的字符。
其实肖花真的还很漂亮动人,她在中学里就是学校有名的校花,连一向很高傲自信的我也自叹不如,她嫁了个事业成功的老公后就一直当阔太太,现在还天天去做瑜伽健身和美容,她那容貌和身材在女同学中保养得最好,如今我们虽然都五十出头了,而且她的年纪比我还大了一岁多,可她看上去也就30多的样子,依然是很出色迷人。
“怎么吕班长还是那样的高傲又小气?几十年不见了,怎么连个拥抱都舍不得?”这个家伙终于还是拿我来开刷了!我们这个群虽说是中学同学群,但当时的学生都是按照居住的地方就读学校,而在那个年代都很少有搬家的,所以我跟陆肆还有肖花等不少人,其实从小学到中学一直都是同班的同学。
陆肆的话让我有点尴尬,从小习惯孤芳自赏,如今虽然早已有所收敛,可我还是习惯了矜持稳重。我连忙转移话题,不想让这火烧到自己的身上来:“肖花那照片真是上个月同学聚会时拍的,我可以证明。”
“真的?哦,那她的这化妆和PS的特技太高超了!什么时候有空教我玩玩好吗?”陆肆这张嘴真是太损人了,几十年没见的老同学了,怎么也不说点好听的呢?
我担心这样下去把气氛弄僵可就不好玩了,连忙出来解围:“陆肆,我们这么多年没见了,你那头像用的好像是葛优吧?发一张你自己的照片给大家看看?”我留意到他那头像用的是《让子弹飞》里葛优的剧照,我虽然不喜欢葛优的造型,但很喜欢看他演的戏,幽默风趣中还透露着狡诈的机智,让人又爱又恨。
在群里平常这时间很少露面,说话也不多的斌哥跟我几乎是同时发话:“陆肆?怎么不叫陆志峰了?当年有名的疯子,呵呵……你还记得我吗?看你用这名字似乎挺刺眼的,怎么不用你原来的名字呢?那名号可是响当当的呢!”斌哥本名孙杰斌,是我们班的男生班长,从小就一直读书好人品好,一向为人正派乐于助人,现在工商局里当领导,为我们这同学群的组建和活动都出过不少力,所以同学们都很尊敬他。估计他也是看不过陆肆让人难堪,挺身而出来解围吧。
“斌哥?就是我们的孙班长吧?一看你的头像我就认出来了,比当年更加威风神武,果然很有当大哥的神采!斗胆请问现在哪个堂口?让我回去的时候也好先去拜拜码头,免得你的马仔找我收保护费。”这个家伙真是口无遮拦,逮着谁都要乱开玩笑,他接着又说:“你一看见我的名字就觉得刺眼,看来真是个识货之人……以后就叫我陆肆吧,我出国之后正式改的名,而原名我早就不用了。当然,若喜欢叫我疯子的也可以。”
“我看你还真有点神经病,斌哥是个国家干部,而且还是个领导干部,哪是什么黑社会啊!你可别胡言乱语了!”我有点看不惯他的油嘴滑舌,更怕他信口开河又说出更难听的话来。至于他现在的这名字,我倒并不觉得有什么刺眼的,只是感觉没有原来的名字好,可既然他自己不喜欢的就算了,不过现在当然就不好还叫他疯子。
“陆肆,早上好!你可真会开玩笑,但饭可以乱吃,话可不能乱说,斌哥是个很正派的人。”老酒鬼跟我同时发的话,他平常打字慢,很少说话,但很喜欢唱歌,时常跟肖花对唱老歌,挺有意思的。
“呵呵,原来斌哥现在是个当官的啊,失敬失敬!”陆肆才说了一句正经话之后,马上就说得更加难听了:“看新闻现在中国当官的都挺有钱,斌哥家里藏几个亿了?建议你最好先转移点到国外,我很乐意效犬马之劳,哈哈……”他这个人真是口无遮拦,什么话都敢说,而且怎么像个刺猬?逮着谁就刺谁!听说他早就移民去澳大利亚,看样子他真是在国外呆傻了,开玩笑都不会分场合也没有分寸!
“各位同学好!陆志峰同学好!欢迎你加入同学群。你从小就个性特别,这陆肆的名字很特别,但总比叫那疯子的名号要好。我看你虽说话有点疯疯癫癫的但却也挺风趣,不过你也太喜欢乱开玩笑了。”署名曼倩的老师秦曼倩也发话了,她当了我们中学好几年的班主任,是一个很有责任心的老师,如今已经70多岁了,早已退休赋闲在家养老,我特邀她加入我们同学群解闷,每天大概这个时候都会在群里跟大家聊几句。
“谢谢曼倩童学!你的名字让我想起了青春少女轻纱漫舞的倩影,而你居然还记得我个性特别,可真让我高兴得忘乎所以了,但很抱歉我却忘了你是哪位美女呢?”
想不到这家伙还真是挺有口才的,估计他年轻的时候该是哄过不少女孩子吧,不过这次他可是要表错情了。我正想告诉他那是秦老师,可我的话还没有发出去,只见他又说:“不过看你说话一本正经的,估计你就是当年坐在我前面的那个乖乖女吧?是不是我当年扯过你的小辫子,还给你后背贴过纸乌龟,所以你到现在还一直在暗恋我啊?”
“哈哈哈……笑死我了!” 欧剑豪率先笑了起来,他跟陆肆当年是死党,刚才就是他给陆肆送了鲜花,却被他叫“快滚一边凉快去”。
“呵呵……太搞笑啦~~~~”肖花是幸灾乐祸,估计是乐得开了花一样……
平常很少出现的好几个同学也都说笑蹦了,有的说笑喷茶了,有的说笑得肚子疼的,而正在开车的的士佬佐罗说,他笑得差点就撞上前面的车了!
“陆肆,你别再胡说八道!她是我们的班主任秦老师!”我强忍住笑,连忙说出了真相,免得这家伙闹出更大的笑话!
OH?!MY GOD!……”这陆肆估计是吓呆了,半天不敢说话。
大家这时候就趁机纷纷拿他来开刷,肖花更是鼓动大家说要落井下石。
过了好一会,那家伙冒了一句:“对不起了,秦老师!
“呵呵,你还是那么调皮捣蛋呢!”秦老师宽厚地笑了,但有些同学却继续拿陆肆开刷,善意地开他的玩笑。
“秦老师和各位老童学,对不起了,” 陆肆居然一本正经地道歉,“我这人一向顽劣,喜欢胡说八道,刚才重新见到各位老童学,一时兴奋起来就有点得意忘形,所以就跟大家胡乱开玩笑,请秦老师、斌哥和肖花等等,都千万别放在心上!”
秦老师和斌哥等人都发了个笑脸或还有握手等表示友好,然后斌哥说有事要忙走开了,秦老师跟大家聊了几句客气话也走了。
这时,肖花又发话了:“陆肆,你也是我们小学同学,我特别欣赏你刚才那些充满感情的话,所以全都转发到我们小学同学群了!”她还打出了V字代表胜利的图案,然后又说,“现在小学群里也像是开了锅一样热闹,你快加入群里去看看吧!”接着她还发出了几个得意大笑的图样,看样子这肖花终于报仇雪恨了!
“你还嫌我的臭事不够丢人啊?居然还到处给我张扬,我跟你可没仇啊!”陆肆打出了哭丧脸的图案,出了个这样的大洋相,想来他也够难堪的呵!
“你快进群啊,我已经发出邀请了。”肖花继续说,“我们小学的班主任王老师刚让我问你好呢!你还记得她吗?”我点开小学群看了一下,果然这里也热闹起来了。小学群平常很少人聊天,所以肖花才喜欢来中学群里混,可现在听说是找到了失散了这么久的同学回来,小学群里也热闹了一把,有人还说起陆肆当年的一些趣事,当然也少不了他顽皮捣蛋的臭事。
“王老师?是我们的启蒙老师吧?你才把我的臭事在那里大肆宣扬,现在我哪还有脸进群啊?”陆肆可能真是感到不好意思,他果然还没进小学群,于是,我再次邀请他进群。
“这有什么不好意思呢?大家都是随便闹着开玩笑的。”我打圆场说,“陆肆,你还记得王老师带我们几个同学去书店买书吗?我还记得当时你买的是一本雷锋的故事。”
“当然还记得!是她带了我们几个第一批戴上红领巾的去书店,害得我把买棒棒糖的钱全都买书了,不过倒是使我养成了逛书店看书的习惯!”陆肆接着又说,“你们先代我问好吧,等我缓过神来再进群!”
听到陆肆提起红领巾,春苗就说那时候羡慕死了那些戴红领巾的,然后又有人接口说陆肆那么捣蛋,若不是读书成绩好,就根本没资格戴红领巾。
看到大家说起这些陈年往事,使我想起了那天真无邪的年代,想起了第一次戴上红领巾的自豪和光荣感。我们这些60后的虽然错过了很多,但也曾经有过属于我们自己的辉煌。
“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,但青少年时期的很多事还不会忘记。”陆肆好像也是个挺念旧情的人,“至今我还记得吕班长当年那美丽高傲的神态,她总是昂首挺胸地走进教室,那高跟鞋咯咯落地的声音,比世上最美妙的音乐还要动听,她每次走到自己的座位前,总是那么潇洒地转头甩一下飘逸的长头发,那神情简直就是酷毙了!吕班长,你可是我从小暗恋的梦中情人啊!”
陆肆的这话又引起了一次轰动,我们读书的那个年代,哪儿有人敢谈恋爱啊?男女同学间偶尔意外地碰到手都会感到脸红。现在大家都几十岁了,反倒是可以随便开玩笑也无伤大雅。群里马上就有同学拿我和他开起玩笑来。
 “哇,还记得这么清楚,太感人了!想不到陆肆当年就对吕班长用情这么深呵,吕班长可真是太幸福了!”春苗叫了起来,她一心就想看热闹。
“是啊,她就是这样的,我也记得吕班长当年还真就这么高傲的!”的士佬佐罗说正在火车站排队等接客,难怪他有空玩手机了。接着,茂哥等男同学也跟着乱起哄。
 “哈哈,原来当年还有这么多人暗恋吕班长,想不到当年我还有这么多潜伏的情敌啊,哈哈……”陆肆居然还在火中加油。
“到底还有多少个暗恋吕班长的?都赶快一起报上名来排队登记啦~~~~”肖花更是唯恐天下不乱!
我被这帮人弄得很尴尬,就急忙岔开话题问陆肆:“听说你现在澳大利亚定居了,是什么时候出国的?现在做什么?”
“我在89年着草(粤语意为潜逃)出去的,在中国混不下去了,呵呵……”他开玩笑地说,“所以就跑到澳洲混饭吃,后来就当了个蹩脚的医生。”
我感觉他是故意把自己说得如此不堪,我相信像他这么聪明好学的人,在中国怎么混都差不到哪里去。我的第六感觉一向很敏感,他像是个有故事的人。
(待续)

No comments:

Post a Comment